牛牛微信群

qq个性签名  qq伤感签名  qq情侣签名  qq搞笑签名  非主流签名 

您现在所的位置: 首页 - 个性日志 - qq伤感日志 - 正文

“娃”坑深似海,谁为盲盒狂?正文

类别:qq伤感日志 | 点击: | 日期:2019-10-20

“人生就像盒子里的巧克力糖,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。”这句出自《阿甘正传》的至理名言,如今在盲盒的世界中,正被演绎为“人生就像抽盲盒,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是什么?”

不少玩家这样形容盲盒,“玩得就是心跳和刺激”。自9月末至今,经济观察报记者陆续走访北京商超内多家出售盲盒的门店,像泡泡玛特、19八3、酷乐潮玩等,总能看到三三两两的人在柜台前,将一个个盲盒拿着摇来摇去,不时凑到耳边听盒子内的娃娃造型所占的空间大小,试图能抽到最个性、最好看或“隐藏”的那个。

记者了解到,盲盒的售价多在39元-59元范围内,而里边娃娃的造型则分为两大类。一类是被印刷在盲盒包装外壳上的常规造型,另外便是设计师在每个套系里设计出的一两个非公开造型,这便是备受玩家期待的“隐藏”款。多数玩家买下盲盒后,还没等走出店门,就已迫不及待地拆盒以验证手气。

盲盒娃娃的IP众多,其中最为火爆的是,一个有着湖绿色眼睛和金黄色卷发,嘟嘟嘴的小女孩Moly。这也出乎其设计师王明信的预料。

实际上,初代Moly是王明信对未来小女儿的样子加以设想后设计出的娃娃,此后他还设计了不同的主题,再配搭差异化的服饰、道具,使之有很多新的造型,这让Moly在潮流玩具界愈发走红。

Moly之后,娃娃IP也在不断增多,而将这些娃娃再分装进一个个10厘米高的盒子里后,一股“盲盒”热潮随之兴起。

“娃”坑深似海

21岁的郭锦瑞是今年初才迷上了盲盒,入的“娃坑”。

现如今,自己拿下的娃娃,郭锦瑞给出了一个大概的数字:300多个。粗略算来,这位95后妹子竟在这些玩具上投入了3万块钱左右。

当郭锦瑞将收进箱子里的盲盒娃娃拿出来,经过仔细地分类,逐一摆进专门定制的展架上后,她的房间因为摆放这些娃娃,显得空间有些紧巴,即便如此,她还没准备收手。

“我在等Fenni'sDiary心愿日记系列,已经好几个月了。”郭锦瑞口中所说的这套盲盒便是19八3即将上市的盲盒系列,“必须收齐一套!”郭锦瑞早和妈妈商量好,将入手这一系列作为送给自己今年的生日礼物。

与郭锦瑞不同,王普虽然“没怎么买过盲盒,也不玩盲盒”,但由于祖上几代人都是职业的篆刻师和画师,“我看到相关的东西就有天然的亲近感”,对潮玩艺术感兴趣的王普,初见到这个嘟着嘴、名叫Moly的潮玩娃娃,便着迷了。

王普早自2015年就开始收藏Moly,那时的娃娃还没被装进盲盒里。就在盲盒娃娃日渐火爆之时,王普决定退坑。不久前,他把收藏的Moly卖了,价值近30万元,也是在那一刻,他才意识到自己为这个娃娃花费了多少钱与精力。

一入“娃”坑深似海,只看钱包够不够满。看似玩笑的一句话,却成为王普、郭锦瑞们的真实写照。

因为“隐藏”款盲盒娃娃基数少,在“僧多粥少”的局面下,这些非公开造型的娃娃,其价格被抬高自然是意料之中的事,“最高溢价近40倍”,见过炒币、炒鞋的火爆,在盲盒圈,隐藏款被爆炒的相关报道也在发出。

记者走访市场获悉,被溢价40倍的正是泡泡玛特的潘神2018圣诞系列的隐藏款。而这便是“炒盲盒”说法的溯源。在采访中,郭锦瑞虽讲述了自己曾以5500元的高价卖出一个潮玩娃娃的经历,但对于“炒盲盒”,她表示,“玩盲盒只有隐藏款值钱,别的都是亏本,但没有谁能次次抽中隐藏款。”

记者登录二手交易平台闲鱼,搜索关键词“盲盒娃娃”,除了一些寻求造型交换的用户,多为转手交易。其中,隐藏款盲盒的价格大多在千元以下,二手常规款往往低于官方售价。以泡泡玛特旗下的Moly校园系列为例,二手隐藏款的价格在260元左右,二手常规款大多为30元-50元。甚至部分被认为不太好看的款式会低至十几元。

记者加入了一个今年2月成立的盲盒交流群,群员规模已接近500人满员。据了解,不少原本只有两三百人的盲盒交流群在近来一个接一个满员,这也从侧面反映着盲盒的火爆。

盲盒“炒”不起来

一些盲盒玩家被“圈外人”称为“韭菜”、“赌徒”,这引发他们的不认同。在交流群里,盲盒玩家和追剧、打游戏的爱好者一样讨论,将盲盒消费视为娱乐。有玩家将集盲盒类比为童年收集的小浣熊干脆面卡片,“盲盒就是一个可以二手交易的实体抽卡游戏而已。”不过他们中也坦言,“大部分人能把娃娃卖掉已经很不容易了。”“之所以有人说抽盲盒像赌博,是因为它完全随机以及有小概率出隐藏款的设定会让人流连忘返,沉迷于试试运气。”王普认为,一些喜欢盲盒的潮玩爱好者,大多是出于对设计师的肯定和喜爱,并不是单纯的寻找刺激或者想靠抽盲盒来赚钱。

与玩家的心理不同,作为盲盒行业从业者的超级玩童创始人王春松直言,“其实‘炒盲盒’的逻辑根本经不起推敲,很容易可以证伪。”他认为,盲盒的热门话题不过是帮助市场传播,起到很好的PR作用而已。

“不是所有的隐藏款都能有高溢价,我也见过有的隐藏款因为太丑,怎么都转卖不出去的”,一位IP衍生品开发商者告诉记者,“厂商不会刻意推动炒价,设置隐藏款只是为了增加趣味性,玩家转卖之间的溢价,厂商无法因此获利。”

当盲盒登上微博热搜榜前,以“盲盒”为关键词的百度搜索指数大多在3000以下,在受到各方关注后的几天,相关搜索指数均破万。

热度之下,一波又一波以“掘金”为目的的人来到盲盒交流群里,不久便失望了,不时发出言论,“盲盒价格高不了,太离谱”“那我还是去炒鞋吧”……这让交流群中真正的盲盒玩家心烦不已,“那些公众号推文根本就是瞎扯”,“我再也不给陌生人解释(盲盒)了”……

喧嚣过后,盲盒群逐渐恢复了平静,玩家照常发布交换娃娃的信息,鲜有人再来询问“什么是盲盒?”“炒盲盒要如何操作?”还在等待新盲盒发售的郭锦瑞,也发现身边的朋友不再像前阵子,动不动就转发有关盲盒的报道给她了。

对于这般喧闹后的平静,王春松早有预料,“这种现象是一种短期的,等起伏期过了就会恢复到正常的商业逻辑,我们从业者静静看着就好。”

“娃”坑深似海,谁为盲盒狂?

图片来源:摄图网 (图文无关)

这个圈子很“盲”

对于关注潮玩意识和衍生品开发的人而言,盲盒的火爆绝非偶然。

上述IP衍生品开发商告诉记者,这个市场一直备受资本关注,众多参与者融资动作频频。

今年3月,52TOYS与十二栋文化分别完成了A+轮与B轮融资,艾漫动漫在7月完成了C轮融资。事实上,作为最先将盲盒带入内地市场的泡泡玛特,截至2017年便完成了8轮融资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网友评论     无需注册 即可发布评论留言
主页小编 :如果你认为本站不错,请大家把(主页)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匿名评论
Copyright © 2013-2020 HHYYWZ.牛牛微信群 版权所有